5197.com新浦京

5197.com新浦京

【中国能源报】风电产业链全面进入运维期 252亿市场总量浮出水面
【文章来源:www.5197.com】 2018年11月22日

   作为风电全产业链的必备元素,运维既是工程建设的终结,也是项目运行的开始。随着未来三年内风电年平均装机容量节节攀升,与之相对应的则是,一个被视作“百亿元级”的风电运维板块正日益崛起。

  随着装机规模逐步扩容,从前端转向后端的风电正迎来新的增量空间:运维板块。

  当前,风电已成为继火电、水电之后的第三大电源。根据中电联最新发布的数据,我国累计风电并网容量已达1.8亿千瓦。从新增装机情况看,2018年前9个月,全国风电新增并网容量1261万千瓦。国家能源局发布的《风电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到,到2020年底,全国风电累计并网装机容量将达到2.1亿千瓦以上,约占全国总发电量的6%。

  而当一个产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或阶段时,后服务市场将是产业发展的新的推动力。风电后市场涵盖了风电机组运行状态监测、风电场智能化管理、部件维修维护、备品备件管理、机组退役与改造等诸多方面。诚如风电出质保容量已经有了相当可观的规模,初步估算为100GW。若按单机容量1.5MW计算,折合约近7万台风电机组。巨大存量风电资产如何增值保值成为项目业主亟待破解的新课题。

  风电后市场运维能力的高低也由此成为决定风电资产质量的重要一环。一般风机的运行寿命是20年-25年,在运行15年左右后,其经济性就会大大降低。诚如在风电项目开发过程中,风机在合理的运行时间内发挥最佳的性能,成为衡量风场运行成败的关键因素之一。而在风机本身要有过硬质量的同时,其生命周期的运维则更加关键。惟一的出路就是风机安全、可靠、低成本运行,而其中的关键就是零部件寿命的最大化以及早期预警和诊断。

  而风电平价上网导致价格降低或许会对整机商造成压力,在寻求价格降低的同时,风机运维成本的压力将会加大,这对风电运维的发展亦会是一大阻碍。业界分析普遍指出,到2020年风机制造企业将有40%的收入来自运维服务,其利润贡献将达60%。按照年利用小时数2000小时,每千瓦时运维费用0.05元计算,未来三年内风电运维市场总量将高达252亿。从区域分布情况来看,目前乃至未来一个时期,运维的目标市场仍然主要集中在“三北”地区。

  风电累计装机容量扩容、上游利润空间却变薄,不少整机制造商也将目光投向风电后运维市场。其中并存包括整机制造商、开发商以及第三方运维企业三股力量。其中,风电整机制造商具有早发集成优势、技术优势,除了对风机运行况状中各项性能更了解外,还能通过风机运行中的各项数据进行分析后选择合适的时间进行维护工作。业内普遍认为,未来格局或将是是电力公司或整机商主导,成立三方联盟或两方联盟的运维公司。

  在风机产品走向同质化的形势下,服务将成为新的利润增长点。无论开发商、整机商亦或第三方,若不能将运维做到标准化,那么数字化就是一个摸不着的未来。而向智能化、数字化方向发展,智能化的风电运维后市场则将成为风电企业竞争的核心。随着风电运维管理逐渐走向标准化、规范化,未来的风电运维服务也将以大数据为基础。从单一的“卖设备”变为“卖解决方案”,最终达到控制和降低运维成本、提升发电量的目的。未来风电运维内涵将产生新的变化,即全生命周期理念推动风电运维服务走向专业化、系统化。(来源:中国环保在线)

  会员信息

  龙源电力蒙东齐心营风电场实现连续安全生产2700天

  截至11月14日,龙源电力蒙东齐心营风电场实现连续安全生产2700天。

  自投产以来,该风电场始终坚持“安全第一、预防为主、综合治理”的安全生产方针,扎实做好安全生产工作,不断夯实安全生产基础。严格执行安全管理制度及“两票三制”,作业前对危险点进行深度分析,制定有效的安全措施和技术措施,严格把关安全交底、技术交底,做到安全风险可控在控;常态化开展隐患排查治理,结合安全生产月和春秋季安全大检查,重点对输变电设备、风电机组叶片、主轴、齿轮箱、发电机、变频器等大部件进行检查,发现隐患及时治理,确保设备健康稳定运行;深入开展安全教育培训,每月组织观看安全生产视频讲座,撰写心得体会,筑牢员工安全红线意识。(来源:龙源电力)

  数据统计

  风电光伏平价上网还有多久抵达现场?

  上个礼拜,可再生能源板块在港股掀起一阵小浪花,风电设备龙头金风科技盘中涨逾13%,光伏材料龙头保利协鑫能源也涨超7%,风电和光伏新政的影响还远未消化,难道可再生能源板块提前迎来春天?

  毋庸置疑,可再生能源最大的拐点机会在于平价上网,什么时候能够摆脱对政府补贴的依赖,实现有机增长,风电和光伏才真正有看点。

  瑞银近日发表研报,分析了中国可再生能源何时及如何实现平价上网,以及平价上网之后,装机容量的天花板有多高。前者有关机会什么时候来敲门,后者有助于判断机会的大小,下面不妨来看看瑞银怎么说。

  自从年中国家能源局相继发布了风电和光伏新政后,这两个板块就开启了杀估值模式,市场主要担心补贴退坡和装机容量增速下滑带来的负面影响。但瑞银分析称,有力的证据表明电网平价的到来可能快于预期,光伏和风电的长期装机容量也可能高于预期,而这两种可能性还没反映到目前的股价里。

  电网平价有两种,一种是用户侧平价上网(指光伏/风电的度电成本低于居民用电电价),另一种是发电侧平价上网。发电侧平价上网又分两个层次:一是光伏/风电的度电成本低于燃煤发电上网电价,二是光伏/风电的度电成本低于燃煤发电成本。

  用户侧平价上网在2016年已经可以实现,瑞信认为,第一、二层次的发电侧平价上网预计分别在2019-2020年、2021-2022年实现,比之前预期的快1-2年。

  装机成本下降是关键

  要实现平价上网,最关键是要降低装机成本。瑞银认为,降成本对于无论在光伏还是风电领域都是NO.1的中国来说不是什么难事,预计2018-2020年,光伏、风电的装机成本分别下降40%、16%。

  

  

  在降成本这件事上,中国的光伏和风电制造商一直不遗余力,有数据为证:过去五年,中国光伏和风力发电成本下降超过50%,其中光伏发电成本每年下降逾30%,风力发电成本的年度降幅也超过8%。

  目前平均燃煤发电上网电价0.058美元/kwh,平均燃煤发电成本0.044美元/kwh,相比之下,光伏和风力发电成本分别为0.066美元/kwh、0.062美元/kwh。如果要达到上述一、二层次的发电侧平价上网,光伏发电成本需要再降12%、33%,风力发电成本要降7%、29%。

  光伏装机成本主要包括光伏模组成本(多晶硅/晶圆/电池/组件成本)、逆变器成本、系统平衡部件(BOS)成本,瑞银预计2018-2020年,这三部分成本分别下降41%、33%、40%。

  在过去十年,全球光伏累计装机容量复合年增长率为40%,从2011年到2018年中,光伏组件价格下降了78%。在光伏产业链上,中国光伏企业控制了全球57%的多晶硅、96%的晶片、76%的电池板、79%的组件产能,瑞银认为中国光伏模组生产商在降低光伏模组成本中发挥关键作用。

  在光伏产业链上,上中下游议价能力的强弱呈现出“微笑曲线”,处于曲线两端的是议价能力比较强的上游(特别是多晶硅)和下游(光伏电站开发商),中游(电池和组件)是价格的接受者,毛利率相对更低。瑞银估计,多晶硅、晶圆、电池、组件的长期毛利率分别稳定在25%、20%、15%、13%左右。

  风力发电方面,中国超过98%的已有风电项目是陆上风电项目,瑞银预计未来的增量也以陆上风电为主。陆上风电装机成本主要有两部分构成:与涡轮机相关的硬件成本、安装费用,硬件成本占比60-70%,降低风电的装机成本主要是降低硬件成本。但由于产业链相对短,风电降成本的空间不如光伏。

  

  但好消息是,风电成本已经相对较低,非常接近平价上网,瑞银预计,2018-2020年风电装机成本还会减少16%。

  装机容量增长空间广阔

  再说说装机容量。目前中国风电和光伏发电量占总电量比重还很低,2017年,光伏和风电并网容量仅占中国总电量的17%,而整体用电需求仍每年以超过6%的速度在增长,因此瑞银认为光伏和风电装机容量还有很大上升空间,预计到2045年,光伏和风电并网容量上限分别占总电量的47%、38%,累计并网装机容量达到1653GW-2659GW。

  

  瑞银之所以如此有信心,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

  (1)可控发电厂数量增长快速。

  (2)用电需求与GDP增长高度相关,基于GDP长期增长的预期,未来几十年社会用电需求还会继续增加。

  (3)瑞银数据实验室(UBS Evidence Lab)分析表明,中国光伏装机容量的自然上限可超过5,000GW。

  (4)瑞银欧盟团队近期公布的报告显示,理论上清洁能源占比达到100%是可以实现的,实际中,预计到2030年,欧洲清洁能源比重达到60-65%。

  如果储电站发展起来,瑞银甚至认为装机容量的天花板可能会被打破。

  总而言之一句话,若着眼于长期,光伏和风电大有可为。(来源:智通财经)

  更多资讯

  敏感性因素对风电场开发建设的影响

  随着近几年风电场开发建设流程的简化,风电场关于敏感性因素的支持性文件不再作为核准的前置性条件,而转变为开工前的前置条件。因此,有些项目在前期开发阶段对敏感性因素的重视随之下降。

  但结合小编近几年参与及了解的风电工程,敏感性因素对风电场开发建设的影响是十分重大的,尤其是在前期开发阶段,如若不重视,可能对风电场的建设造成很大影响,甚至造成建设方案的颠覆性变化。

  下面,小编就结合几个案例简要说明敏感性因素对风电场开发建设的影响。

  1、案例一

  陕西某风电场在前期开发及设计过程中,风机及升压站点位经过国土、林地、文物、压矿等各职能部门核实,均未涉及敏感性因素;但在建设阶段却发现了敏感性因素。

  风机点位布置中有3台风机布置于村落后山,在施工过程中,虽满足各项距离指标,但由于此山为当地“神山”,鉴于当地民风民俗,舍弃此3台风机。最终导致线路、道路部分路径方案需返工重新设计,影响整体工期。

  此案例涉及的敏感性因素并非传统的环境因素,而是人文因素,这让我们对敏感性因素有了新的认识,敏感性因素在随着时间的变化范围也在变化。

  2、案例二

  山东某风电场区域内敏感性因素较多,但在前期开发及可研编制过程中,由于对敏感性因素考虑较少;微观选址阶段,经现场核实,大部分风机点位涉及敏感性因素。

  其中,涉及高速公路、架空集电线路、基本农田项目管理范围、河流堤坝、光伏电站等各种敏感性因素的风机点位多达80%以上。微观选址现场踏勘后,除去涉及敏感性因素的风机点位,其余点位已无法满足业主装机规模,可研报告中的点位布置方案被推翻,发生颠覆性变化。前期大量工作作废,需重新进行方案制定。

  从上述两个案例我们不难看出敏感性因素对风电场开发建设的影响之巨大。因此,小编也在这呼吁,在项目开发阶段开发企业及可研报告编制单位要对敏感性因素保持高度的重视,做好敏感性因素的排查工作。

5197.com新浦京官方微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