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7.com新浦京

5197.com新浦京

【中国环保在线】“十三五”高唱绿色强音 清洁能源迎黄金时代
【文章来源:www.5197.com】 2016年06月03日

清洁低碳,已成为世界能源发展潮流。“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深入推进能源革命,着力推动能源生产利用方式变革,优化能源供给结构,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

  是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将生态文明建设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等一道,融入发展的各方面和全过程,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

  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十三五”期间应牢固树立并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绿色”理念高度融入未来五年直至更久的发展规划之中,绿色发展正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

  近日,一封特殊的贺信,向一次国际会议发出。从层次来看,属于部长级会议,而致贺信者则是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作为全球清洁能源领域里的重要高层论坛,第七届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和“创新使命”部长级会议6月1—2日在美国旧金山召开。习近平向会议致贺信,他在信中强调,中国将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大力发展清洁能源,构建低碳能源体系,推动全球可持续发展。习近平强调发展清洁能源再一次彰显中国走绿色发展道路的决心。

  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启幕在即

  据公开资料,第七届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和“创新使命”部长级会议旨在推动全球向清洁能源过渡。23个国家及相关国际组织的代表与会,为扩大全球清洁能源应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作出新承诺。

  这是2015年12月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大会之后,就落实巴黎大会提出的清洁能源目标举行的首次全球性高层会议,也是围绕巴黎大会期间启动的“创新使命”倡议举行的首次部长级会议。

  本次大会由美国能源部主办。包括全球能源决策者、商界领袖、清洁能源专家等在内的与会人士展开多轮圆桌会议和专题小组讨论,以推动有影响力的实际行动、加快全球向清洁能源过渡。会议结束时,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成员国、近60家公司和非政府组织以及10个地方政府承诺总共投入15亿美元,用于加快清洁能源技术的应用和增加对清洁能源的获取。

  本次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还发起三项活动,分别在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公司采购、商业及工业的能源效率以及先进的冷却技术方面进行推动。此外,与会国家代表针对上一届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和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大会发起的行动进一步作出承诺。这些承诺包括推进超高效能的照明技术、帮助改造适应21世纪的电力系统、增加对清洁能源的获取以及加强清洁能源政策知识的应用。

  未来五年能源供求向何处去

  值此时代背景,根据《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把化石能源中的天然气和非化石能源中的核电、风电、太阳能统称为清洁能源,加总起来大致为9.4%。而化石能源中的煤炭目前占64%。在雾霾治理和低碳清洁发展的背景下,“十三五”期间能源结构中可能起比较大变化的是煤炭的减少和清洁能源的增加,基本上是此消彼长的过程。

  “十三五”能源结构一定会得到调整。根据权威部门的目标,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在能源结构中比例为15%,但目前非化石能源在能源结构中比重只有12%,所以需要增长3个百分点。在建的核电可以贡献1个点左右,即核电从目前1.4%增加到2020年的2.5%;风电和太阳能需要从目前的2.1%翻一倍到4%;加上水电稳定在8.5%,凑成15%的非化石能源比重。

  业内普遍预期“十三五”期间天然气在能源结构中的比例应该可以增加2个百分点左右,从目前的5.9%增加到8%。这样,天然气增长和非化石能源增长,可以使煤炭占能源结构的比例减少5个百分点,从2015年的64%下降为2020年的59%。

  当然,“十三五”能源结构调整的预期是否可以如期实现,除了政府的政策支持和引导以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源需求增长速度。如果出现类似2015年的能源需求增长为负的情况,煤炭替代将很容易,2015年煤炭占能源消费的比例的确下降了超过1个百分点,从2014年的65.6%降为64%。

  整体而言,煤炭在今后中国能源结构中的比重一定会下降,随着能源需求增长速度的变化,下降速度将有很大差异。因此,无论中国清洁能源如何发展,煤炭在相当长时间内仍然是主体能源。无论中国去煤化或者不去煤化,煤炭清洁化发展将始终是一个重要命题。

  普遍设定能源消耗“天花板”

  而在提升能源结构清洁的同时,“十三五”规划中也显示出对于能源消费总量进行科学管理的特征。

  如今,20个省份都在规划中提及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多数省份提出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国家下达的指标以内。以全国为参照,“十三五”规划提出全国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50亿吨标准煤以内,而2015年这一数字约为43亿吨标准煤,预期增长幅度约为16%。但各省份情况不同,控制目标也有很大差别。除了提出以国家下达的指标为准的省份以外,很多省份还提出了独立的控制目标。

  最典型的是上海和广西。上海提出,到2020年能耗总量控制在1.25亿吨标准煤以下。而2014年该市耗能约为1.1亿吨标准煤,未来五年增长幅度略高于13%,明显低于全国能耗涨幅预期。广西提出2020年能耗总量控制在1.3亿吨标准煤左右。2014年广西能耗总量为0.95亿吨标准煤,依此目标计算,未来五年累计涨幅将达37%,远高于全国预期涨幅。

  值得注意的是,在控制能耗总量增幅的同时,很多省份还提出煤炭消费的减量计划。在这一增一减中,能源结构的清洁化又向前迈进一步。北京提出未来五年将大幅压减电厂、工业、采暖、民用燃煤总量,2020年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900万吨以内。江苏则将煤炭消费总量控制与能耗强度、能耗总量一道纳入“三控”制度,力争到2017年煤炭消费实现负增长。陕西提出2020年关中地区再削减燃煤600万吨以上。

  同时,能源生产大省也相应提出煤炭产量的控制目标,山东提出2020年,省内煤炭产量控制在1亿吨左右,并且实现2017年煤炭消费量比2012年削减2000万吨,2020年继续实现下降。山西提出到2020年原煤产量控制在10亿吨以内,同时优化提升现代载能产业,实现能源就地消纳增值。

5197.com新浦京官方微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